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個,完全用保安處分替代刑罰可能……因為現在的初犯是用觀察勒戒,然後強制戒治,初犯是採這樣的方式啦,現在初犯是採,然後在少年也是有一條線拉出來到那個少年事件處理法來處理啦;可是再犯,其實五年內再犯,它就變成刑罰了。那我的意見是,我的書面意見,我上次的陳述提到是說,五年再犯,我是不宜直接把它取消說就不構成刑罰了啦,因為這個可能太過了啦。

那在之前,的確在86年,在修法……95年修法以前,86年的確有二犯……其實以前是……那時候是一犯、二犯、三犯啦,那滿複雜的,那滿複雜的,然後它是有再犯的再……它有那個……是並行的,就是觀察勒戒、戒治跟刑罰是並行的,它可以並行。那在修法以後,就再犯以後,就只有一條路,就是再犯只有一條路,就刑罰。那這個刑罰,就再犯要不要把它並行,並行那個保安處分,就觀察勒戒跟戒治,這個可以再思考。可是其實這個都是立法政策,因為當時候……因為這個可能法務部會最了解,為什麼當時候毒品條例會這樣子修,然後其實這個應該有很多討論啦;那當初立法理由也有提到,為什麼要修到變成只有初犯跟再犯,然後再犯的時候不再有觀察勒戒跟強制戒治這條路,其實都是有它的原因的。

所以我們在討論這個的時候,我是擔心說我們可能沒有辦法去--如果不是很深刻地去理解,當時候為什麼這樣子修,然後我們就貿然地再退回到之前的那樣的規定,可能不是很好的一個建議啦,怕說到時候我們建議沒有去考慮到之前為什麼會這樣修的問題啦。

那關於那個一罪一罰的部分,其實它是一個法律上的見解的問題,那關於到底是不是一次一罰,還是它是集合犯的關係,這個是在--因為它是一體適用的,它的見解是一體適用的,不見得只用在施用毒品或販賣毒品這個上,因為它理論是一貫的。

那關於施用的部分,關於施用或販賣的部分,其實最高法院曾經是有不同意見的,後來統一了見解,統一的見解就是認為它還是一次行為,它是可以分割的、可以分開的,所以施用一次--如果它可以分得很清楚,一次行為,比如說你上午吸跟下午吸,完全是分開的,所以它變成是兩個行為,兩個行為就是兩罪,那販賣其實也是。可是我們在實務上在運作的時候,其實它也有可能會變成接續,如果它很密接的情況之下,會變成接續。所以呢,它其實在我們法律適用的時候,其實它有一些因為個案不同去做不同的適用。所以貿然地說避免一罪一罰,我怕這樣子太空泛了啦,轉讓和販賣毒品都是一樣的。

那「意圖販賣而持有」,其實意圖販賣而持有這些,其實在各個法律都有,不是只有販賣,所以貿然把它說這樣子就把它……我們認為說不建議有這樣意圖販賣而持有這個罪名,恐怕也有怕說太過冒進了啦。那所以……其實如果要做建議的話,我是建議說是不是可以……關於毒品條例的部分,是可以通盤來再去檢討有關它適用的情……它的那個罪名、刑度,因為其實在我們實務上,最大的困擾就是販賣第一級毒品,因為它只有死刑跟無期徒刑。所以我們因為在一罪一罰下,它可能販賣的只有一次,那一次,販賣的量是很少,所以幾乎都用59條,所以會被質疑說我們濫用59條,那事實上是因為,他的次數、販賣的量很少,我們沒有辦法去判他無期徒刑。所以這個刑度其實要去做調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