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提的書面意見,最先提出來其實有兩點意見。第一個的話,建議是說建請法務部跟衛生福利部,它去研擬建置一個社區成癮與處遇評估機制的可行性。這個可能是呼應到剛剛余委員所講的,其實我會覺得說,現在如果能夠在社區中去做一些附命的治療的話,或輔導、或課程的話,其實我覺得那個是比較可行的方向。那其實我的理由很簡單,如果說你初次被抓到使用毒品的人的話,其實他接觸毒品的時間短這種人的話,他其實是挽救可能性最大的。所以在這樣子的一個狀況之下的話,是不是要很快速地讓他去一個封閉的場所裡面去進行?其實我是比較質疑的。

那可是檢察官他要做到七次或八次的話,他可能會需要一些幫助,所以我這邊的話建議是從兩個方向,那社區成癮和處遇評估的話,一個是從觀護人這邊,觀護人可以幫忙去做一些社會調查,蒐集那一個施用毒品者的一些背景資料,然後知道他的一個環境,還有他的社會支持力量大不大;那另外一個角度的話,就從社區的醫院這邊來講,然後由醫院這邊來進行這個成癮評估,那同時間提供一個社會調查的資料以及醫療方面的一個評估資料的話,提供檢察官參考處遇選擇。那因為考量到說這個量可能會很大,所以我還是比較建議先初期的話,我們可以試行在單純的初次使用一、二級毒品者。

那另外的話,也基於說這個初次使用毒品者他其實可能都還沒到成癮,他可能用社區的方式可以處理,那所以我會建議說,第二個建議就是說,法務部能夠去研擬調整觀察勒戒和戒治處分它使用的時機和次數限制啦。那因為我覺得說它應該往後延,現在目前法令上面規定的話,是初次使用的話他就要去做觀察勒戒,其實我覺得這個--現在目前雖然有一個那個附命的方法是可以延後,可是我是建議說可不可以明定,讓它再往後延?那等到他嚴重性比較高的時候,我們再用封閉場所的方式去實施。

那另外的話就是說,它使用的次數是不是一次……他一次用完了以後,他再犯的話就一定就要馬上走到監獄?我覺得這個也可以去思量啦。那可是我覺得這個東西我們不是專家,所以我只是提出這樣的一個方向。

那另外的話,五年內再犯的話,我覺得五年的話,說真的,我們自己在做這個吸毒者的輔導上面,我們知道說,其實你要拉五年,對他來講還滿嚴苛的。所以我是建議說,是不是可以說請專家、學者,大家一起來研究一下,是不是五年內再犯……這個五年的話,去研究是不是可以適度地去縮減它的年限,然後來發揮成癮治療的一個最大功效?我是希望說,多用社區資源,多給他機會,可是如果真的不行的時候,或他不願意配合所有相關的方案的時候的話,那我們就是用這個罪這樣來處理。這是我的建議,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