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沒有,我們上次的決議有幾項跟這個概念是很接近的,因為我們有一個上次決議的第三項是說建請主管機關衛福部、法務部等鼓勵民間設置成癮者多元處遇機構,並寬列預算補助上開機構以鼓勵民間參予並建立補助輔導之機制,那民間如果成立這樣機制它當然要跟家庭連結,但我沒有特別用到這個字眼,因為這個當然是因為你去建立一個現代化的、民間的這個有關成癮者處遇的機構,你一定會把家庭因素納進去,那我們要不要做到那麼細,那可能他如果沒有結婚,也不一定是家庭可能是他的伴侶,你都要納進去那我們只能去臚列我覺得,對,這是理所當然的概念,我是不鼓勵、不主張說,因為這個不是一個特別關鍵的字眼,應該是他們,因為回歸社會要建立補助輔導機制,所以說政府如果給足夠的預算,很多的民間團體能夠去參與,自然就能夠建立這樣的系統,那甚至大概很多因素是我想我們是不是就不再做到要做到……這特別再修訂這個字眼嗎?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