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其他委員的意見怎麼樣?就是當然這個數字上它是沒有了,但另外一個問題,當然這是我的如果在邏輯上我們該去講就是說,如果它異地解送很多是輕罪,我們有訂跟沒訂影響不大,本來就沒有異地解送,就沒這個問題,如果有我們就會,對現況有改善,如果都沒有異地解送,所有一百多件都是就地解送,我們的決議等於空話,沒有影響了。如果有很大的比例,我們的決議就有效,那我們的決議是針對輕罪,就很明確就輕罪,當地幫你辨識,我覺得我們如果有,因為我們一直叫警政署,警政署就沒這個資料,警政署當然技術上、統計上本來就沒這個資料,我是覺得各位聽懂我剛才講的邏輯是什麼,就是說假如沒有異地解送,那我們的決議就形同具文、沒有影響,多此一舉對問題不會有什麼傷害,本來就沒有嘛,我規定也沒有用、沒有差;假如比重很大,那我們的決議就會有效益,那我們現在不能因為沒有數據,我是覺得我們盡量還是,不要因為沒有數據我們就不做決議,因為它已經提了六萬多件,那我想六萬多件應該不會都是就地緝獲的嘛,那余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