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因為李法官的建議是很好,立意良善,可是可能會有一個問題就是說,那個警察他去拘提他需要依拘票,你如果給他公開其他的警察機關其實他沒有拘票,他還是不能去拘,所以他可能有這個問題啦。我不曉得是不是這個問題。那我們的,我們現在看到的情形是說,其實因為我們核發拘票囑託警察向法院,囑託警察去執行的時候,他我們會看到他是有一個一定的承辦人,一定的警察會去做拘提。拿著拘票去拘提的這一個作為。那我們常看到的是說拘票回來的時候,拘提無著回來的時候,常常是說遇不到人。那如果他裡面其實說他沒有住在那一邊,說沒有住在那一邊可以理解,啊有時候是說遇不到人,啊就回來了。那可是等我們發,那遇不到人這個我們會比較質疑,我們會再發一次。會再去問一次什麼叫找,沒有遇到人。因為這樣子叫拘提無著我們會有疑慮。那再來就是說,可能我們的疑慮其實應該是這樣子,就是說我們常常看到的是說,我拘提無著之後我發通緝書馬上就拘到了,而且是同一個,同一個單位,同一個單位,那我們的疑慮其實是這一個問題啦。那這個部分可能是警政署要去檢討那個拘提的執行的,執行的問題,因為可能,因為我們常常是說拘提,拘提無著之後馬上發通緝書,他真的就馬上拘就緝獲了。其實我覺得我們跟那個檢察官在這邊的都是因為這個問題啦。那所以呢,所以你今天即使把它公告了,可能沒有拘票其他警察機關還是沒有辦法去拘提,可能這個要考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