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但那個716號是他其實是有但書的,如果,它其實是有但書的。而且、再來,那個716號的解釋是民國102年的時候做的,那我們當時的時空背景跟現在,我們是不是還認為當時那,因為當時那裡面那個法官、大法官的結構或是什麼,符合我們現在的,對於所謂的政務人員或是公職人員的期待。我想在我們的現在社會的氛圍裡面,對於民意機關的各級民代,其實就有一些些,希望能夠確保他們integrity上面更高一點。

所以我不會,我不是說否定那個716號,當時解釋的時空背景,跟我們廉政署必須follow一個大法官釋憲的結果。可是我在想是說,那個如果仔細去看,它裡面並沒有說一定就是這樣子叫做違憲,它其實是,我想說建議也可以,再稍微去了解一下我們現在民眾的期待。不然的話做出來以後,可能、我不太曉得、我們廉政署,人家覺得你是我們老百姓的廉政署,結果最後變成是民意機關或者是公職人員的廉政署,那可能就不是很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