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的部分,就關於那個,被告是不是到庭、宣判的時候是不是到庭,另外就是說宣判的時候法官要不要重新審酌那個強制處分,羈押或其他的強制措施。那上次我們討論的時候,因為基本,我自己本身也有提這個案,那我原來是反對說,在審理中給檢察官的聲請羈押的權限;那後來上次我們決議的時候,有通過適時、適度的、就是說有限制的給檢察官適當的聲請權,在審理當中可以聲請羈押的權利,那麼這個限於重罪的情形,重刑的案件、還有有逃亡之虞的話,可以在審理中聲請羈押。那如果我們已經做了這個決議,給檢察官在審理中可以聲請羈押,因為原來是不行的,那現在可以讓他聲請羈押、有聲請羈押的權限,那關於312條的修正的部分,是不是還要再討論。

那另外一個就是說,一個是說,其實司法院已經有就312條它有提出來它的意見,它現在已經有草案了,它的修正意見其實……它的修正意見是有,當事人……被告要在……要到庭,然後宣判的時候法官可以重新再審查羈押的程序,那可以審酌有沒有羈押的必要。那它這個修法的312條裡面,其實它已經有草案出來了。那當然……這個草案,是不是……我的意見是不是也可能跟它不一樣,可是如果司法院是朝這樣方面已經是在做這樣的草案研擬,我們是不是有在今天再討論的必要,是不是可以再……大家再決定一下。我的建議是說,這個既然已經在做了,司法院在這個部分已經在處理了,那我們是不是……這條是不是可以不用再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