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們五之五小組當初在討論這個議題的話,因為上次會議有討論,然後我有再做一些文字的再修正,還有條列的方法。那我們提案建議的話是,我們認為政府應該要對那個觸法、還有難置兒,難置兒就是括號例如施用毒品、經盡力矯正而無效果或不適宜在家庭內教養的兒少,它這個部份的話政府應該擔負這個責任。所以我們建議衛生福利部,研擬依兒少性質及所需服務的分類設置公辦公營的安置機構的可行性。

那第二點的話是為了維持民間機構繼續參與觸法兒少安置服務意願,建請研擬修正相關法規,及委託安置費用標準,以解決民間機構營運困境。那第三個的話是針對安置機構小孩子的話會被學校排斥的問題,是建議為維護安置機構觸法兒少接受國民教育之權益,建請教育部研議相關機制,必要時從速檢討,修正相關教育法規。

那因為依照兒童及少年福利機構設置標準裡面的話,它其實有在針對一些比較特殊的小孩,比如說不適宜在家庭內教養或逃家,然後未婚懷孕或分娩而遭遇困境,或經盡力禁止或盡力矯正無效果的兒童或少年的話,它其實在規定它在生輔員或社工的人力配置的話,是高於一般的兒少,它大概都是達到一比四。

那過往的話,其實社福系統它們都會認為說,只要小孩子觸犯法律或有疑犯行為,它只要進入司法系統,它認為那就是司法兒少,就不關這個社福系統的事。那所以說過往的話,它們常常都不開案,所以它造成的是說,只要小孩子他有觸法的行為的話,他就會變成一個社福孤兒、然後次等國民。那國家的話,其實針對這個問題的話,一直沒有投注心力和資源。那近期的話,其實民間安置機構的能量越來越弱了。那在這種情況之下的話,我們這些孩子又被特殊標籤化之後,他們不只是一般的安置機構他進不去了,那所以這些孩子到最後的話,在社區上面如果真的他家有困境,或是說真的不適合待在家裡的話,那最後只剩下感化教育一條路。

所以我們會希望說,能夠提出這樣的一個建議,希望國家其實應該要負起它應負的責任,然後挹注相關的資源。那對於這樣比較特殊的孩子的話,他其實需要相當的設施、設備以及人力,那確實民間機構它們擔負不起這樣的一個責任。所以我們認為,國家、我們國家、我們政府不應該退縮,也不應該卸責,所以希望國家能負起它應負的責任。那既然民間機構沒有辦法承接的話,希望由政府來設立公辦公營的機構,讓這些孩子有地方可以去,然後讓他們重獲身為中華民國國民應享有的福利資源,我覺得這些都,這應該是我們欠這些孩子的,我們應該來協助他們。那這是以上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