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不好意思,衛福部社家署代表稍微說明一下。基本上,謝謝委員關心兒少機構的問題。那針對委員所提兒少機構,其實主要是針對安置機構的數量跟量能,還有安置費用的問題。那因為目前,在設置公設公營機構部分,我們其實核算過全國的,目前空床位數其實是還有一千多床;但是空床位數有那麼多不表示可以安置到那麼多兒少,這個是確實。其實主要原因是涉及到說,因為我們兒少安置其實我們有設定它有一定的人員比例,我們希望給兒少有足夠的量能去照顧這些小孩。

那目前是因為,確實就是因為人員的成本,或者是相關資源的配套不足,導致說機構它可能沒辦法晉用到那麼多人,那收容的狀況就會因為人員的數量而受影響。那但是另外一件事是說,目前在安置這些司法少年的部分,其實我們也去了解過說這些機構不能收容的原因有什麼。那除了人力的、包括人力的晉用不足之外,另外其實一個滿大的原因是因為,現行在兒少的一個機構安置,它其實跟司法的矯正、感化教育比較不一樣的是因為,其實我們這個兒少安置基本上它是一個,希望透過不同類型的個案,它在這邊收容,那它其實可以達到一個社會融合、社區融合,以及透過團體的學習去改變他的行為,這樣的方式去做收容跟安置,它其實跟感化教育最大的不同是在這裡。那所以機構這邊本身,它其實會考量到自己說,它現階段收容了多少兒少,這個司法兒少是不是穩定了,它可不可以在這段時間再繼續收容這個兒少,這個其實也是它們滿大的考量。因為如果說同一個期間,它收容太多這些可能非行行為,或者是有提到說可能難置兒的狀況,它可能反而會影響到原本的它安置的小孩,然後也沒辦法發揮到原本期待說,司法交付安置,它想要發揮說,有這個團體,透過團體去跟它做一個融合的效果,這部分可能就沒辦法發揮。所以除了人力之外,這是機構其實滿考量、滿大的一部份。

那所以其實,我們滿認同委員提到說,這個安置費用必須要去做一個精算跟調整,那這個部分我們衛福部其實在今年的部分,就會第一階段先,在六七月我們就會先找地方政府來研議,提高安置費用的標準。但是因為確實,機構的成本精算的部分,因為我們目前,我們也委託了會計師到機構去輔導,去了解說機構的經營成本的狀況。那這部分可能就會到第二階段,我們把這個資料蒐集完整之後,就像剛剛紀委員說的,我們需要精算我們再找地方政府跟民間團體來,再來思考說未來針對這些安置費用還要不要再調增,那需不需要分類。因為我們安置費用目前其實是有分類的,針對年齡跟特性,不過這個特性是以身心障礙、發展遲緩為主。那未來要不要把司法或難置兒這些列入,這個也是未來會考量的方向。

所以我們會建議說,是不是不要直接就是請我們設公設公營的機構,當然這是一個可能的選項啦。不過把安置費資源的部分解決了,或許就會有更多的床位釋出,這是我們的一個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