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抱歉喔,因為,因為我聽到有一些有提到就是說,有些少年家庭功能失調,然後造成這個兒少憂鬱症。然後我們社政在做評估的時候,就會覺得說,這個還有生存的、母親啊可能還有照護的功能,就是沒有把他放在我們的安置機構,所以那個孩子就一直發生很嚴重的憂鬱症。那甚至包括少年都因此都要吃餿水,他們要吃的飯又是那個廚餘啊,就是住在那個半傾倒的房子裡面,然後吃人家給的廚餘。那這些孩子有些時候就是放在中介機構,有些中介機構可能也沒辦法處理,那安置機構也不願意收,因為怎樣、因為太難收了,這樣的孩子太難收。那現在就,可能就因為一個可能竊盜案就被趕出來,趕出來之後可能就無家可歸。

所以我一直在想,這個安置的概念應該是一個全部都是住在那裡,但是有一些為了要維持他跟家庭的一個連結,所以可能一到四是住在安置機構,然後五六日再返家,也有可能。我不知道這個安置機構可不可以涵蓋在這樣的一個……如果假設不行,我們在哪個狀態是可以照顧我剛剛講的那樣的兒少,就是家庭完全沒有任何能力,甚至我覺得是傷害兒少的一個狀態,只是說社政可能因為安置機構不足,所以都還是一直讓他返家。那那些兒少現在非常、就很嚴重,那這些事情到底該怎麼去,在我們這個兒少的議題裡面擺入這樣的一個福利資源進來,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