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個,以凡,我覺得剛剛我們許法官講的非常好,因為你今天一個法官在決定這個少年要送到安置機構,一定有原因,因為你做了很多的資料蒐集跟研判跟審判,最後你決定他應該到哪個安置機構,所以事實上,我認為在法官這個部分,已經有做了一個評估,就是需求評估已經有了,那需求跟這個服務之間怎麼去兜起來?所以我覺得剛剛許法官講的,我很感動,就是說法官這邊他去,當然衛福部也應該讓這個,把每一個機構他可以收這個少年的機構的特性,他的這個優勢在哪,你叫他要做一些資料,整理一個資料庫來給法官做參考,而且要經常更新。

那同時呢,法官這邊也應該對於,因為我跟各位報告,我手上有一份,就是我們法院,某一個法院跟某一個安置機構簽訂的那個個案委託的合約,那個合約寫得真是漂亮,兩方的職責寫的非常地清楚,然後我再去了解,發現真的大家的,尤其法院這邊,工作量實在太大了,其實並沒有做到,也就是這個孩子被法官裁了到安置機構去之後呢?就任他生死,其實個別差異性很大,我這樣講可以吧?個別差異性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