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關於施用毒品兒少的那個司法改良的可行性的話我們建議了三點,第一點的話是建議法務部依送觀察勒戒少年的年齡、使用物質習性及治療需求等特性,研擬妥適之少年成癮評估與多元戒治機制。

那第二點的話是針對為協助未繼續升學觸法與虞犯少年習技與就業,建請勞動部將少年技能訓練及就業輔導列為政策目標,並依少年特性及需求,研擬辦理適合之訓練課程。

那第三個建議的是為協助戒癮少年轉換環境、就業自立之需求,建請研擬修正兒童及……呃衛生福利部,研擬修正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23條規定,將未受機構處遇之社區少年納為自立生活適應方案的服務對象。

那第一點的話觀察勒戒,這上次有提到,那這邊的話是有……我在說明上面有講到說,其實現在它目前的那個有無繼續施用毒品傾向評估標準紀錄表它是分三大項,第一個是「前科紀錄與行為表現」,第二個是「臨床評估」,第三個是「社會穩定度」,它各分它一些分數,那其中的話其實只有臨床評估這一個事項的話是由醫師來負責研判,那其他的都是監所人員他們去填寫的。

那我今天早上有在LINE群組裡面也有提供新北市聯合醫院的段永章醫生他所寫的意見,他其實也有提到說,現行的觀察勒戒成癮評估的困境裡面來講說,像臨床評估來講,就他們醫生來看,我們的青少年其實很少會用注射型的毒品,所以他在他這個評估表裡面一到三項幾乎都是完全沒有辦法得分,然後當他精神疾病共病的時候的話,因為少年喔他比較沒有這方面的一些就醫史,所以他在這個部分的話他們其實要花相當的時間然後去做一些調查。

至於到社會穩定度的部分的話,因為小孩子其實他們根本大部分都還沒有到就業年齡,所以在工作評估上面來講的話這個其實醫生是認為說根本不是一個適合的評估事項,然後也缺乏就學狀況評估的配分。所以他是希望說,針對少年的部分的話確實是跟成年有一些差異,因為他年齡層也是不一樣,所以是建議說這個部分的話應該要做一些討論,然後去修訂,那其實剛剛前面在討論到說成年那一塊毒品的時候,其實盧老師也有講到86年的那個時候的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的版本,那其實它在針對這戒治的部分的話,它其實是可以……如果說已經覺得戒治可以的話他事實上可以提前出來變成保護管束。

其實我們會比較建議說有這個戒治的機制的話喔,可以再去研究看看有沒有可能更多元的方法,你是不是一定要讓他在所裡面待那麼久?那可以因為是說他的成癮的狀況有嚴重和……他的嚴重性可能會有些許不同,那你對不同的人的話,不同的狀況以及他不同的家庭支持力量來講,你可能在戒治的處遇上面來講,是可以去研究用不同的措施。那所以這個部分的話,我想說透過這一次國是會議是希望說法務部把觀察勒戒以及戒治的這一塊的話可以拿出來,我們先以少年為對象,然後去研究看看有沒有更多元的一個處理方式。

那至於後面的就業以及自立需求的話,其實我們發現不是每個小孩子他一定要進安置機構或一定要進矯正機關裡面去做觀察勒戒、戒治或者說感化教育,其實有一些孩子的話,其實經過相當的輔導,他已經有一些戒癮動機之後,其實你只要把他脫離他的友伴、脫離他那個不良環境的話其實他就不會……比較會減少他接觸毒品以及被引誘的機會。

那要怎麼樣轉換呢?他或許不需要進到安置機構裡面做長期性的安置,他也不需要進到矯正機構裡面去做長期的輔導,那如果說今天這個兒權法裡面它的自立生活適應方案的話,他可能是透過三個月的一個自立宿舍的居住,然後他在那個區域找到他一個穩定的工作,他工作有一定的收入和存款之後的話再給他一些租屋的津貼,他事實上就可以在其他縣市裡面安身立命了。

所以我是建議說我們可以透過不管是觀察勒戒、戒治或者說是用就業習技的一些訓練方法,那甚至是用自立服務的方法,給我們的孩子的話、給我們的調保官以及法官更多元的一些選擇方案我們可以去用在我們孩子身上,以上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