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各位委員大家好,我們非常感謝王委員一直持續關懷有關於毒品少年的問題,但是我們要在回應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必須表明矯正署的立場,矯正署其實對於少年的關懷,我們必須說喔,我們絕對尊重少年事件處理法的一個精神,就是我們對於孩子的教導絕對優於刑法對他的懲處,那這個評估表因為上次上個禮拜王委員特別提到束連文醫師,所以我們在會後也特別去請教了束連文醫師,那束醫師他也特別提到說,在精神疾病的一個診斷跟統計上,本來就沒成少的一個區分,那這個評估表它是在現行的一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所定的司法架構,它是作為一個吸食毒品的「人」需不需要被裁定戒治的一個法官的參考而已,那在同樣一個法律框架去規範的一個行為的時候,你硬要去切分成人跟少年,其實並沒有太大的意義。

那少年其實上次李法官也講得很清楚,在進入這個法律程序的時候,適用少事法處理是比較大的,我們也去查了一個司法院的紀錄,其實九成的毒品少年是用少事法去處理的。那我知道委員她很關心孩子,但是我也要跟各位委員報告,給孩子多一點機會跟幫忙才是我們對待孩子最重要的一個態度,那幫他戒毒不是只有送入戒治所這個方法,送到機構其實對孩子來講是最下下之策。

我會覺得說在處理很多問題,多元毒品處理問題其實不是進到機構之後多元,而是還沒有進入機構之前就應該給他多元的處理。那目前在少事法的架構裡面,我們對於吸毒少年的多元處理其實是很多元的,那這邊我們要特別提出來就是說,請給孩子多一點機會,不要急著把他送到機構裡面,機構的負面學習,他那個負面的影響,絕對比戒毒成功這件事情還要更不樂見,這是我們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