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就是說因為像舉例來講,我以做家事的經驗來講就是關於那個案主的狀態,有時候律師他會看到是司法以外的人會看見的事情,那我們有時候會協助他做資源轉介,舉例來講假設我們設計到弱勢的家庭的話,或是性侵害的家庭,我們會主動去幫他銜接相關的婦女團體。那這一部分可能是引入更多的資源,因為可能他會對於司法體系的人不是那麼信任,但他對律師而言他可能就會提供更多的資訊。那這時候我們再多一些引進,所以他不會只是一個法律,所以當然明鴻在講那個是有道理的對。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