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第一個,我支持紀委員今天在這裡提出來的意見。第一個、許多犯罪都是在隱密進行,不是只有性侵害,收受賄絡的、傷害裡面說誰動手不知道的,所以我們過度誇大了性侵害因為他的隱密性以基於證據如何地困難等等,然後我們因此就懈怠了。第二個,違反意願本來是一個抽象的描述,他的描述說這樣就叫做違反性自主,不涉及證據的證明方法,但是顯然紀委員的這些婦女團體他們所經歷的,發現構成要件的描述不夠明確的話,不能明確到可以具體操作的話,他的確會影響。

那麼在這裡的方法就是現在把它改成未經對方積極同意就構成性侵,我現在懂你們的意思,我知道之前有知道有在修正,但是沒有人來跟我談過,我沒有具體的講,好。那麼為什麼呢?這裡牽涉到我在我們那組的參審的辯論的時候提到的一個看法,我們的法官因為是受成文法過去的影響,所以認為構成要件要抽象,對於許多未成文的國家的立法方式就是非常具像的規定是不習慣的,但是如果我們要人民參與審判的話,我們要知道我們的構成要件如果照現在這樣的話是會有困難的,我們會要逐步地改變我們的構成要件的結構,讓他更具體的能夠操作。像你說沒有經過積極同意,會,當然是會要求那個受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