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總統、許院長、還有邱部長、還有各位先進,大家午安。我現在服務在法務部檢察司副司長,今天早上有一個先進提到,檢察官不怕改革,另外也有先進講說,改革不要寒了司法人員檢察官跟法官的心,那我聽到這些其實很有感受,昨天我參加了五十六期的分發的儀式,那麼我剛好是五十六期的講座,所以在七月的時候,我最後一堂課的時候,學生問我說:「老師你有什麼一句話送給我?」我就說,我從去年年底接觸……就是開始籌備國是會議以來,我看到了民間所有輿論的一些反映,我說你們只要做好三件事就好,至少可以贏得人民對你的尊敬。第一件、就是要案件辦得好,不要冤枉人家,要維護被害人的利益,也要還給被告的一個清白,如果他是冤枉的話。第二個、辦得好,沒有人有多少十幾年在等你一個確定判決。第三個、問案態度要好。如果做了這三件事情,我相信在整個的司法的一個威信上面,人民會還給檢察官還有法官一個公道。

那麼要做到這三件事情談何容易?在我們整個司法環境裡面,我要跟大家報告一件事,我們的案件量有多少?從一百零一年到現在有……一百零一年是三十九萬件、一百零五年是四十五萬件,講起來就是數字,但是增加了百分之十七,那麼也就平均大概是八十三件,這個也是一個數字,可是我們來看,我們的人數增加多少?以檢察官來講,從一百零一年到今年九月為止,我們整個這五年來只增加十六位,只增加十六位,要負擔百分之十七的這些案件量的成長,那這樣的一個人員的……要「叫他馬兒好,又馬兒不吃草」,我想在改革國是會議裡面,其實我們必須考慮到資源的問題。另外就是,另外的資源就是預算,可以想像出來就是說,我們法務部的預算百分之八十以上是花在人事費嘛,我們的鑑定費擠不出來,郵票之前還被立法院糾正說為什麼你檢察官都不用雙掛號?連郵票費都有問題的情況下,如何讓檢察官有一個好的辦案的環境?

因此呢,我也很同意,我再告訴大家,報告一個很不幸的消息,去年一百零五年,我們有兩位檢察官因過勞而病逝,這些如果環境改變的話,談好多的制度改革其實是一個空談,所以我也贊成很多的先進提到要監督,監督的話,檢察官還有法官,我們希望有尊嚴的監督。那麼制度的改革,我想這是剛剛我提到的,資源的配置一定要到位,否則的話淪為……剛剛其實許理事長還有蔡院長都有提到了,為什麼沒有成功?其實是配套制度的不完整。

最後,我要告訴我的第五組,我是第五組的委員,那麼他們昨天非常的憤怒,我應該說憤怒,說兒少議題被這個蒸發,倒是……我是第五組的,我既然在第五組有關於兒虐這議題的話,有跟檢察官有關的話,我會全力以赴做到。那麼我在法務部檢察司當副司長,我全力以赴,即便我回任到檢察體系的話,我也會盡我全身的力量來做到對兒虐事件的一個保護,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