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總統、各位委員大家好,我八月二日就退休了,所以今天是以退休法官的身分來這邊說幾句感言,初任法官的時候,我是滿頭烏黑亮麗的頭髮,但是今天呢,已經一根頭髮都不見了,我如果再做下去,我怕許院長要去上山獻花,所以我就臨陣脫逃。初任法官的時候我見證到了,我剛剛一直在環視這個總統府,好像少了我當時見證的那一副對聯,就是「東混西混一帆風順、苦幹實幹仰天長嘆」,那橫批呢就是「吊兒啷噹掛滿勳章」,這就是我初任法官所見證的司法的一些現象,但是我退休了,我見證了法官內部的改革運動,我看到了成果跟大家分享,從審判獨立這一部分,施啟揚院長就任的時候就說:「誰關說,誰下台」。從此以後,司法行政體系不敢再干預司法。

再來呢,談到法官的操守,如果大家認為現在的法官還會貪污,我建請總統、建請法務部,請廉政署把所有法官名單攤開來,一個一個的圈選,如果認為他操守有問題,就嚴格的來觀察,如果有證據的話就法辦,但是不要說法院是「有錢判生,無錢判死」,這對絕大多數認真敬業的法官是何等的不公平,對司法公信力也是一種傷害。第三,就是裁判品質,大家認為法官是恐龍,那法官就很希望國民法官走進來,就百分之十的重大案件,讓國民法官跟法官共同的意見交流,使判決更貼近人民的法律感情;另外的百分之九十因為訴訟成本,國民法官無法參與的,也因為法官參與了跟國民法官的共同審判經驗,因而拓展視野,有助於那百分之九十案件的裁判品質。至於案件一再發回,司法院也提出減少最高法院的名額,就是要統一法律見解,然後能夠避免案件一再發回。

我非常高興的講一句話,見證二十幾年司法改革,我對這場司法改革充滿信心,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