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委員、總統,我發言以前先給大家看一個圖表。看完以後,(麥克風未收音)。我是第一分組的委員王薇君,在發言的開始,我希望大家給我們第一分組先來個熱烈的掌聲,因為今天我們全員到齊,唯一的一組。為什麼我要做這樣的一個布條?上面所寫的字,是我從進司改會到現在,最多人詢問我的一句話,我想讓我們的總統知道,大家是非常在意的,在意司改,更在意總統的態度,因為總統妳是召集人,妳是在這個司改國是會議裡面,最重要的一個我們認為它是可以落實或是不能落實的那個推手。我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總結會議之後,所有的議題就是只是供參,或是建請研議,其實這個是在我在一開始進司改國是會議的時候,我就非常不贊成的這幾個字。

在整個國是會議的這個結束的最後一天,我必須要講,昨天的賴芳玉,第五組的賴芳玉律師,他們所開的記者會其實有很多是我的感觸,我主要是在做協助被害家屬以及受虐兒童的,我看過太多的受虐的兒童,其實當整個制度沒有辦法去做銜接的時候,我覺得我們政府如果只是……我現在講的不是只有現在的政府,是從我們台灣有史以來一直到現在,其實對於兒少的議題是一直都只是把它當成大旗,選舉的時候拿出來揮一揮,然後之後它是沒有下文的,只是掛在嘴上,完全不去落實的這個兒少議題,它是一個完全都不會推動的一個法案。那甚至在層級的部分,我也必須要講,有關兒少議題,今天我們進了司改國是會議,但是其實當然不是法務部和這個司法院的事情,它是跨部會,甚至衛福部、教育部它都必須要彙整進來的,那但是橫向我們怎麼樣去做聯繫?

我想總統妳應該要稍微了解一下,如果說少子化是這麼樣的嚴重,從馬英九總統就一直在講,少子化是國安問題,但是國安的規格我們已經四年多了沒有看到,那總統妳也看到了少子化的問題非常的嚴重,那這麼嚴重的少子化問題,橫向的這些部會它是沒有辦法去做橫向的串連,因為誰也無法去箝制誰,誰也無法去指揮誰的情況之下,我們真的是需要一個行政院層級,真正能夠去彙整所有兒少單位,然後能夠把它串連起來,為兒少好好的去做點事情,那這樣子才不會有一個一個又一個的斷點。

我想在兒少以及被害人的部分,這是我在進司改這個國是會議裡面,我最在意的就是這兩項,但是我們看到了十二項,其實我是滿開心的就是在十二項裡面是有被害人的部分,但是我們看到法務部的這個期程裡面,它把我最重要的一句話給漏了,有溫度的連結,單一窗口,專業的人員去協助,我在十二項裡面有看到,可是期程裡面只剩下幫犯罪被害人聲請犯罪補償金以及復議,復議當然也是後來我們講的,以前的犯罪被害人是需要自己去復議的,那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那你犯保還是一樣只是一個五十二個專業人員,全省喔加外島,五十二個人然後去做這樣的一個行政的工作,我覺得這是不足的,法務部你們要不要對話?我一直到現在,法務部沒有跟我對過話,司法院已經跟我對話了,願不願意對話?我們大家一起來攜手協助被害人,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