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總統、還有各位委員、先進,大家午安。那個……「久旱逢甘雨,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我在二十六年前,這個人生四大喜事,我滿足了兩個喜事了,那就是「洞房花燭夜」跟「金榜題名時」,為什麼?因為我岳母說:「你如果沒考上,別妄想要娶我女兒回家啦。」所以,二十六年前我考上司法官,那時候長輩差點借一匹馬讓我遊街,曾幾何時,我的小孩來問我說:「爸爸,你做什麼工作?」我說:「不要問了啦。」因為我怕他知道說我當什麼工作,到學校會被霸凌。檢察官明明沒有那麼不好,那為什麼說那個每次的民意調查都是在車尾,還好我們都還贏法官一點點,贏不多啦,贏個大概零點幾。像今天我在這個會場,大概有五、六支箭射向我們檢察官,但是還有一個人,現在坐在這邊,他大概射了十支箭,他等一下要上來,把他的箭拔掉。那我要講的說,其實檢察官就是在「平冤懲惡」啦,我們做的工作是平冤的,像最近高院有一個蘇炳坤的案子,他在八十一年檢察官就替他再聲請再審,然後總長也提了四次非常上訴,檢察官就聲請了四次的再審,那至於說之後的像鄭性澤、呂介閔,這個都是我們檢察官主動提起的再審案子。所以,這個平冤的工作也是我們檢察官主要的工作,我們不是壞人,我們是好人。

那再來的話,檢察官除了平冤以外,我們不是天天在做平冤的工作,我們還要懲惡,所以我說平冤路上也有檢察官一路相伴,還是要有檢察官一路相伴,再來懲惡的途中,那還是靠我們檢察官這一支這個屠龍刀來斬妖屠魔。有一次我去小學演講,我跟小學生說,檢察官就是社會的醫生,專門在治這個社會生病的這些犯罪的人,我們在懲惡的,然後那個小學生也很可愛問我說:「那檢察官犯罪誰治?」我說:「那我問你,那醫生生病誰來醫治?」他說:「醫生阿。」那我就:「那當然阿,檢察官犯罪也是檢察官來懲治。」我自己就有懲治過我自己的屬下,我也把他起訴,也判刑了,甚至於現在已經在執行了,所以懲惡途中還是要檢察官斬妖屠魔啦。

那檢察官他是社會正義可以彰顯,也是讓浮動社會可以穩定一股不能忽視的力量,真的我們是很認真在做,也很真誠的在做,所以我們最後總結要講的就,我們檢察官是不怕改革,也很真誠來面對這樣的改革,也透過……希望透過這次的司改國是會議,讓檢察官能成為浴火的鳳凰,再次贏得人民的一個尊敬和信賴,謝謝各位。